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乐APP下载 > 名家辣评--全球 >

中国好诗词: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盒装全十卷)

时间:2019-08-12

  

中国好诗词: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盒装全十卷)

  ④“青鸟”句:青鸟,神话传说中西王母传信之神鸟,喻指信使。言殷勤探候之意。[点评] ⑦“风波”二句:为所思女子之被摧残而伤感不平,菱枝、桂叶皆喻指所思。刘学锴、余恕诚曰:“不信”,是明知而故意如此,见“风波”之横暴;“谁教”,是本可如此而竟不如此,见“月露”之无情。 这套书力求全面而精湛地反映诗人的创作风貌,编选权威,体例明晰,选取精粹,注释翔实,点评精彩。不仅为读者奉献了3000首绝妙好诗词和3000篇精彩点评,而且为读者带来审美享受和丰富的知识,也能够引领你迅速进入诗词的殿堂,使你得到纯正的文学熏陶。如果你无暇翻阅《全唐诗》《全宋词》,那么这套书就是你学习研究唐宋诗词的最好选择。 ②“扇裁”二句:班婕妤《怨歌行》:“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长门赋》:“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 自1998年开始,河南文艺出版社陆续推出了这套书。其在市场上受到的欢迎程度,令主编和编者们始料不及。时隔十多年之后,不少读者依然在书店里寻觅这套书。于是,河南文艺出版社再次隆重推出了修订版的十卷本《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类编》。这套书的特点如下: 这套丛书特别邀请连续两届获得中国最 美的书设计师张胜先生,耗费半年时间精心设计,选用中国古典名画,诗意盎然,高雅脱俗,品位不凡。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堪称升级版,是值得争相抢购、藏置书橱的好书,更是提升读者阅读品位、提高自身素质的良师益友。 ①“凤尾”二句:凤尾罗即凤文罗。碧文圆顶,一种圆顶百折的罗帐,唐人婚礼多用之,谓之百子帐。 此诗抒写暮春时节与恋人别离之忧伤。据“蓬山”句,似亦女冠如宋华阳之流。《山海经•海内北经》:“蓬莱山在海中。”郭璞注:“上有仙人,宫室皆以金石为之,鸟兽尽白,望之如云。在渤海中也。”郭注本于《史记》。《史记•封禅书》云:“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皆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诗用“蓬山”语象,或即道观,常指女冠之所居。 末联“蓬山”指恋人被迫而须往之可望而不可即之处,当与“更隔蓬山一万重”同一所在,或亦指宫禁、贵主府第。此物理空间之距离。然自心理空间言之,则无论天涯海角,两心皆永是贴近,故云“蓬山此去无多路”。而尤为妙者,在以慰安之辞写心中之苦,言无多路,言当托“青鸟”信使时常探看,皆强抑心中苦楚而为对方着想。故何义门曰:“末路不作绝望语,愈悲!”赵臣瑗云:“镂心刻骨之言。” 不同面额的无敌券有不同的使用门槛,2~2.2元、5元、10元、20元、50元无敌券为无门槛使用,具体以实际发放券说明为准。配送方式仅限选择配送使用,不能抵扣运费部分。 胡可先1960年生,江苏灌南人。1999年博士毕业,2001年博士后期满出站。现为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专著有《杜牧研究丛稿》《中唐政治与文学》及《全唐诗人名考》(合著),主编有《古典文献学论集》等。1982年以来,在《中华文史论丛》《文献》《文学遗产》《文史》《唐代文学研究》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数十篇。 ②“春蚕”句:《古子夜歌》:“春蚕易感化,丝子已复生。”《西曲歌•作蚕丝》:“春蚕不应老,昼夜常怀丝。”朱彝尊云:“古乐府‘思’作‘丝’,犹‘怀’作‘淮’,往往有此。” 至于小李(商隐)诗歌编撰者黄世中先生,我在20世纪90年代初于天涯海角与其谋面之前,已有多年的文笔之交,而且主要是谈及李商隐。仅我拜读过的黄世中有关玉溪生的论著已臻两位数。他对人们所感兴趣的李商隐无题诗尤其研究有素,对李商隐著作的每种版本乃至每一首诗几乎无不耳熟能详,其家传和经眼的有关李义山的典籍,几乎难有与之相埒者。因此由黄世中承担本丛书的李商隐集,可谓厚积薄发,定能如大家所预期的那样,以深入浅出之作,引导人们沿着正确的途径走近李商隐,从思想性和艺术性两方面,说明其独特的价值之所在,从而向广大读者奉献一餐美味而富含营养的精神食粮。 使用易购券的订单若交易未成功或发生退款及售后,在交易所使用的易购券有效期内订单取消完成的,易购券将退回用户账户,退回后的易购券有效期不变。如在使用的易购券有效期之外发生退款,所使用的券退回当天有效,过期不予退还。如发生售后退款,易购券退回当天有效,过期不予退还。 ②“斑骓”句:斑骓,斑马。《说文》:“骓,马苍黑杂毛。”《尔雅》:“苍白杂毛,骓。”嘶断,张相云:“嘶断,犹云嘶煞。”七香车,曹操《与太尉杨彪书》“七香车”注:“以七种香木为车。” 丛书的宋代名家中,柳永的年辈最高,但对其生平事迹和作品系年,后人都曾有重大误解。而浙江大学文学院的吴熊和先生,对此曾做过令人深信不疑的考证和厘定。柳永集的编撰者陶然先生,自然会承祧其业师的这些重大的学术成果,贯穿于自己的编著之中,从而撰成一本甄误出新之作。再者,陶然虽说是这套丛书十位编著者中最年轻的一位,但他有着相当机智精练的语言功底。无论其何种著作,行文中总是既以流丽多姿的现代语汇为主,又不时可见精粹的文言成分,其用语既富表现力,又令人颇感雅洁可读。同时,他作为年轻的文学博士,在其撰著中很善于运用新颖的科学论析方法,兼具宏观把握和微观剖析两方面的优长。表现在此著中,既有对词学源流的总体把握,又能对柳永诗词做出中肯可信的注释和评析。 林东海,笔名南山,福建南安人,1937年生,1965年复旦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原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老教授协会会员。长期从事古典文学编辑和研究工作。主要著作有《诗法举隅》《古诗哲理》《诗人李白》《太白游踪探胜》《江河行》《唐人律诗》等。 当我回京后复函明确告知愿意参与此事时,随之得到了王国钦大致这样的回音:一两本书难成气候,出版社领导采纳了王国钦以及发行科同人的倡议,计划力争搞成一套丛书,并将之命名为“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类编”。而且,还随信寄来了较为详细的丛书策划方案。方案显示:丛书除包括唐代的大李杜、小李杜和宋代的柳、苏、李、辛八卷作品集以外,唐、宋各选一本其他著名诗家词人的精品合集。整套丛书一共十本,每本约三十万字。我当即表示很赞赏这一策划,除建议将李清照换成陆游外,无其他异议。而换掉李清照,并不是因为她的作品达不到精品的档次(相反她的各类作品中精品比例比谁都大),只是因为她在中、晚年遭逢乱世,流寓中大部分著作佚失得无影无踪。后人陆续辑得的十多首诗和比较可靠的约五十首词,即使都算作精品,也很难编撰成一本约三十万字的书稿。当然,要是将评析部分写成两三千言的长文,字数达标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这样做,一则太长的文字不尽符合丛书“点评”的体例,二则主要是担心不合乎当今和未来读者的口味与需求。而号称“六十年间万首诗”的陆游,人呼“小太白”,其作品总和万数有余,古今无双,选择的余地非常大,容易保质保量。 首句言大路蜿蜒向西上山,直入暮霞深处。此白道当指王屋山之大路。义山《寄永道士》云:“共上云山独下迟,阳台白道细如丝。”《真诰》:“王屋山,仙之别天,所谓阳台是也。”《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云“旧山万仞青霞外”,“白道青山了然在”。据此,则此《无题》当学道王屋时作。二句言斑骓迎向七香车嘶奋而鸣。“郎骑斑骓马,妾驾七香车。”似义山走马上王屋,迎面遇一女郎驾七香车自山而下。因“斑骓嘶断”,故女郎自香车内探头而出,见马上义山,嫣然而笑,故三句云“春风自共何人笑”。四句言香车内女郎虽有倾城倾国之貌而无人称赏,徒然惑阳城十万之家也。 “凤尾”一首纯为恋诗,据三、四句,女羞掩团扇,男车走雷声,可与《无题》“白道萦回入暮霞”一首同参。 ①白道:李白《洗脚亭》:“白道向姑熟,洪亭临道旁。”王琦注:“白道,大路也。人行迹多,草不能生,遥望白色,故曰白道。”此白道指王屋山大路。 ④“枉破”句:《登徒子好色赋》:“嫣然一笑,关于接收案卷:你不知道的事,惑阳城,迷下蔡。”枉,徒也,空也。[点评] 诗,以有涯随无涯,在有限的生命里创造无限,镌刻无限。读诗,让我们不再程式化、机械化地过日子,让我们走出无所不在的消费文化和人云亦云的惯性思维。爱诗吧,这是让我们保持想象力、开创无限自我可能的源泉! 双方很快达成了共识。在这里,我愿意负责地告诉读者:“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类编”丛书,以创意新颖、方便读者为宗旨。所谓创意新颖,是指本丛书既不排除“别裁”式的分类方法,更知难而进地在全面吃透作品内容的基础上,从“题材”方面分门别类。类似的分类,以往只在有关唐人绝句等方面的多人选集中见到过,像这样既兼顾体裁又着眼于题材的分类,尚属前所未有。本丛书还在每类相同题材的若干作品中,均以画龙点睛的诗句作为小标题,每本书则以该作家作品中的最为警策之句加以命名,于是就有了《黄河之水天上来•李白集》《每依北斗望京华•杜甫集》等一连串或气势不凡或动人情愫的书名。从每集作者作品中选取一句最恰如其分的诗句,用作该集的书名——这一创意本身,无形中体现了出版社对“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类编”丛书的一种极为独到而又相当可取的策划思路。对整套丛书来说,则力求做到“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也就是说,同类精品都有哪些可以一目了然。由此所派生的本丛书其他方面的特点和适用之处,则在每一本书中都不难发现。 在购物时,点击购买后,页面会提示可使用易购券,只要点击选择易购券即可抵用扣除对应金额。云钻刮券获得无敌券或店铺云券使用时可用于抵扣商品金额,不能抵扣运费、运费险、增值服务等非商品金额。 陈祖美 山东青岛平度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清照辛弃疾学会副会长,秦少游学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从事唐宋诗词等古典文学研究。 云钻刮券获得的无敌券或店铺云券不得提现,不得转赠他人,不得为他人付,不得拆分使用。 如会员在刮券时选择了店铺云券,券发至账户后则无法再更改为平台的无敌券;如会员在刮券时选择了平台的无敌券,券发至账户后则无法再更改为店铺云券。 ⑥“神女”二句:巫山神女事屡见。古乐府《青溪小姑曲》:“小姑所居,独处无郎。”神女、小姑均以比所思之女子。 苏轼是古往今来文学家中最具魅力的人物。选评苏轼诗词精品的陶文鹏先生,则是名声在外的多才多艺之辈。在他相继撰写、出版的多种论著中,有不少是关于苏轼诗词方面的,堪称是东坡难得的知音之一。以其不久前结项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古代山水诗史》一书为例,关于苏轼的章节就写得特别全面深透。其中不仅有定性分析,还有相当精确的定量分析。在其他各种论著中,陶文鹏不仅对两千六百余首苏轼诗中的精品有所论列,对三百余首东坡词的代表作亦时有画龙点睛之评。在这样的基础上所撰成的本丛书苏轼集,更不时可见出新之笔。比如,书中引述“苏轼诗词创作同步说”,以及对《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故国神游”等句的新解,都体现了苏轼研究的最新学术成果。 他们兼具宏观把握和微观剖析等多方面的优长,既有对词学源流的总体把握,又能对诗(词)人的诗词作品做出中肯可信的注释和评析。具有前沿性的专业性编著,保证了这套书的文学质量、文化品位乃至精神层面深入开掘,在同类书中无出其右者。 ③“曾是”二句:曾是,已然,已是。金烬,灯盏上的残烬。石榴,五月始花。上句言无数个夜晚伴随残灭之灯花,孤寂度过;对句云自春至夏,绝无消息。 云钻刮券获得的无敌券或店铺云券可与店铺页面领取的店铺易券叠加使用,付款时默认优先使用力度较大的店铺优惠券,如使用店铺易券后的订单金额仍然满足云钻刮券所获得店铺云券使用条件,可继续叠加使用店铺云券。(举例:店铺在页面设置满199减50元的店铺易券,同时用户在店铺刮券获得一张满20元减20元的店铺云券,如商品订单金额为200元,会员在用已使用领取的50元店铺易券情况下,仍然可以使用云钻刮券获得20元店铺云券) 邓红梅 1966年生,1994年毕业于苏州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出版过《女性词史》《乱世流萍——杜甫传》《闺中吟——传统女性的精神自画像》等著作,主编过“半边风景丛书”(一套四种),在《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过四十余篇学术论文。已于2012年逝世。 无论是装帧设计者、主编、编著者还是所选诗人,都堪称为相关领域的专家名家。因此,这是一套不容置疑的经典之作,非常适合家庭、学校、图书馆珍藏。 主要编著有《两宋名家词选注丛书•淮海词》《古典诗词名篇心解》《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李清照评传》《谢灵运研究丛书•谢灵运年谱汇编》《李清照新传》等十余部,待结集论文百余篇,曾参与《中国诗学大辞典》《唐诗大辞典》等多种工具书的编撰。 ③“蜡炬”句:陈后主《自君之出矣》:“思君如夜烛,垂泪著鸡鸣”,“思君如昼烛,怀心不见明”。杜牧《赠别》:“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这套丛书以创意新颖、方便读者为宗旨。在编选中,编撰者既能选出诗人各类题材中的高水平作品,又兼顾流传的广泛性,而且能够全面反映该诗人的整体创作风貌。编著者对难读字注音,难解词及典故作了精辟的注释,对其作品的精神世界,也有犀利精辟的见解。 “重帏”一首亦咏所思之人。首联拟想所思女子重帏深下,独自无聊景况。言外有被禁锢或清规所限而不得自如出入。三、四言相思之不可得。渴望与彼有神女巫山之会。然彼如小姑,居处本不可有“郎”,又焉能如巫山神女之会乎?古乐府《青溪小姑曲》云:“开门白水,侧近桥梁。小姑所居,独处无郎。”胡以梅笺:“本非匹偶,所以不能为之郎也。”按吴均《续齐谐记》、刘敬叔《异苑》均以小姑为青溪神女。此联以巫山与青溪神女喻所思女子,意亦一女冠。道观森严,女冠为道观清规戒律所拘,故五、六言如菱枝横遭风波,如桂叶不为月露所悯。七、八自嘲自解,言即使明知相思无益,亦不妨付一片惆怅痴情之心! 这套丛书共10卷,分别是:《黄河之水天上来•李白集》《每依北斗望京华•杜甫集》《相见时难别亦难•李商隐集》《烟笼寒水月笼沙•杜牧集》《万里归心对月明•唐代合集》《一蓑烟雨任平生•苏轼集》《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集》《但悲不见九州同•陆游集》《壮岁旌旗拥万夫•辛弃疾集》《云中谁寄锦书来•宋代集》。 不妨先从宋红先生说起。她从北大中文系毕业来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室不多久,就主持编辑了一本《〈诗经〉鉴赏集》。我在撰写其中《〈邶风•谷风〉绎》一文的过程中,宋红在关于泾渭孰清孰浊的问题上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后来这篇标题为《借葑菲之采,诉弃妇之怨》的拙文,竟得到一些读者的由衷鼓励,这与宋红的建议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她的才华在相当大的学术范围内几乎是有口皆碑的,这自然也与她所处的学术环境有关。以20世纪80年代初在出版界出现的“鉴赏热”为例,她所在的古典文学编辑室及时推出了规模可观、社会效益甚好的《中国古典文学鉴赏丛刊》。特别是较早出版的关于唐宋词、汉魏六朝诗歌和《诗经》等鉴赏集,对这一持续了约二十年之久的“鉴赏热”,起了很好的导向作用。这期间,宋红在编、撰结合中得到了很实际的锻炼。所以,此次她在编撰本丛书杜甫集这一难度颇大的书稿时,一直是胸有成竹,甚至发现和纠正了研治杜诗的权威仇兆鳌等人的不少疏误。这种学术勇气和责任心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所有专家均为治学严谨的饱学之士,他们对唐宋诗词的研究尤为擅长,而且多具有与古代诗词名家发生共鸣的文学创作才能。其解读,均可谓探微知著,可使读者对诗歌的精神世界、诗人的创作甘苦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刚迈出这个会场的门槛,时任河南文艺出版社编辑的王国钦先生叫住了我,以商量的口气询问:能否尽快搞一本深入浅出而又雅俗共赏的李商隐诗歌类编,以消除由于其作品内容幽深和文字障碍等所造成的对其不应有的误解,甚至曲解……联想到上述那位老人莫名其妙的激愤情绪,王国钦先生的这一建议,显然既是出自编辑出版人员的职业敏感,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社会责任心。人非木石,对这种公益之举岂有无动于衷之理!后来听说,王国钦还想约请那位堪称李商隐知音的女教师撰写一本《走近李商隐》。这更说明作为编辑出版者的良苦用心,并进而激发了笔者的积极性和应有的责任感。 生在绍兴、长在绍兴的高利华先生,她喝的不仅是当年陆游喝过的镜湖水,而且与这位“亘古男儿一放翁”还有一种特殊的缘分——在她从杭大毕业回到绍兴任教不久,即参与筹办纪念陆游八百六十周年诞辰大型学术活动。这是她逐步走近陆游的一个难得的良好开端。此后每五年举办一次的同类学术活动,自然都少不了她这位陆游研究者的热心参与。直到今天,在她担负着绍兴文理学院中文系极为繁重的教学任务和该校学报执行主编的同时,她的身影还不时出现在陆游的三山故里及沈氏名园之中,进行实地考察、拍照,仿佛仍在时时谛听着陆游的创作心声……这一切,对于高利华正确地解读陆游均有着难以替代的重要作用。体现在她所选评的本丛书陆游集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灯暗无人说断肠”一类中,她是把《钗头凤》作为陆游与其前妻唐琬彼此唱和的爱情悲剧之章收入的。这一点是有争议的。假如她一味按照自己的观点解读此词,无疑是片面的。好在高利华把这首词的有关“本事”及关于女主人翁是唐琬还是蜀妓的历代不同见解,在简短的文字中胪述得清清爽爽,洵可作为有关《钗头凤》词的一篇作品接受史和学术研究史来读。仅就这一点,没有对陆游研究的相应功力和对这位爱国诗人的一颗赤诚之心,是难以做到的。 唐诗宋词,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两颗明珠,璀璨夺目,也是我国文学史上永恒而无与伦比的两座艺术高峰,代表着传统文学的最高成就,浸润着后世无数国人。 这套书除唐代的大李杜、小李杜和宋代的柳、苏、陆、辛八卷作品集以外,唐、宋各选一本其他著名诗家词人的精品合集。三千首绝妙好诗词,三千篇精彩点评,其丰富之内容,将为你带来一场不同凡响的精神盛宴。 无敌券可用于单件商品的付款,也可用于购物车合并下单付款,同时支持在跨店铺订单中使用。店铺云券仅可使用在指定店铺中,注:部分店铺活动商品不支持用券,以订单实际提交为准。 本丛书既不排除“别裁”式的分类方法,更知难而进地在全面吃透作品内容的基础上,从“题材”方面分门别类。类似的内容类分,像这样既兼顾体裁、又着眼于题材的编辑方法,尚属前所未有。 首句衍自曹丕《燕歌行》“别日何易会日难”,以“相见”取代“会”,去掉“何”,叠加“难”字,不仅音节和鸣,亦使此一“情语”略具始一相见又将相别之情韵。尤以“难”字重叠在前后音步之末顿,形成往复迂回之情势。后来诗人抒写“别”“会”,均未能超越。唐彦谦《无题》云“谁知别易会应难”,韩偓《复偶见》“别易会难长自叹”,皆瘦硬乏性。只李煜“别时容易见时难”,写出胸中感慨,然终不如“相见时难别亦难”深情绵邈,曲折回肠。“东风无力百花残”,这二句横插,似显突兀,实为神来之笔。清人冯舒以为“第二句毕世接不出”,极为赞赏。此为“景语”,为一句设立背景:时令在春暮,所谓春风软绵无力,百花凋残时也。且又为恋人相别渲染一哀怨气氛,象征其青春、情爱之行将消逝。 然而,有一个事实却为人熟知,这就是在唐宋诗词作家中,特别是其中的名家如李白、杜甫、李商隐、杜牧、温庭筠、李煜、柳永、苏轼、周邦彦、李清照、陆游、辛弃疾等,且不说在他们生前身后所担荷的痛苦或所受到的物议和攻讦“罄竹难书”,更令人难以思议的是,在21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之际,竟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李商隐《无题》诸作,向有“寄托”与“恋情”两说。明杨孟载首言《无题》为“寄寓君臣遇合”,清吴乔在《西昆发微》中又专倡“寄托令狐”,以为《无题》诸诗全是陈情之作。此后朱龄鹤、程梦星、冯浩、张采田将“寄托”说推演极 致,“动辄令狐”。相比之下,姚培谦、屈复、纪晓岚三家则较为通脱,或以为有寄托,或以为未必寄托。纪晓岚《玉溪生诗说》云:“《无题》诸作,有确有寄托者,‘来是空言去绝踪’之类是也;有戏为艳语者,‘近知名阿侯’之类是也;有实有本事者,如‘昨夜星辰昨夜风’之类是也;有失去本题而后人题曰《无题》者,如‘万里风波一叶舟’一首是也;有失去本题而误附于《无题》者,如‘幽人不倦赏’一首是也。宜分别观之,不必概为深解。其有摘诗中字面为题者,亦《无题》之类,亦有此数种,皆当分析。”然纪氏于“八岁偷照镜”一首则未作具体解笺。唯姚培谦以为此诗乃恋情之什而非寄托之诗。姚云:“义山一生,善作情语。此首乃追忆之词。迤逦写来,意注末二句。背面春风,何等情思,即‘思公子兮未敢言’之意,而词特妍冶。”姚氏定此篇为“情语”,赞其“何等情思!”而抒情主体即“思公子”之女郎。 陶文鹏 1941年9月生,广西南宁人。196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文学系,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文学遗产》杂志副主编。撰有《苏轼诗词艺术论》《唐诗与绘画》《黄庭坚》等专著及论文数十篇。 此《无题》,旧笺多以为有寄托。吴乔《西昆发微》首倡“才而不遇之意”,何焯云“为少年热中干进者发慨”,屈复云“才士之少年不遇”,张采田云“写少年淟涊依人之态”。要之,皆以诗中之女郎为作者自况。程梦星、冯浩更以义山少年情事作比照。程云:“‘八岁’二句言自幼已能文章;‘十岁’二句言出谒河阳,干以所业;‘十二’二句言从此佐幕,不曾游闲;‘十四’二句言佐幕为宾,原非党附;‘十五’二句言为人排挤,迄今沉沦也。”冯浩云:“《上崔华州书》‘五年读经书,七年弄笔砚’,《甲集序》‘十六著《才论》《圣论》,以古文出诸公间’。此章寓意相类,初应举时作。” 五、六翻过一层,不言己之相思,却从拟想对方落笔,从而进一步抒写自己如梦如幻的绵绵哀情。诗人出现一种梦幻,设想恋人别后思念自己的情景:晨起照镜,愁白了头发;长夜吟诗,难耐孤寂。不言己之相思,却拟想恋人别后对自己之深切思念,正自相反方面拓展深化了“春蚕”“蜡炬”之悲剧色彩。 ①“相见”句:曹丕《燕歌行》:“别日何易会日难。”曹植《当来日大难》:“今日同堂,出门异乡。别易会难,各尽杯觞。”梁武帝《丁督护歌》:“别日何易会何难!” 本套书由中国社科院研究所、长期从事唐宋诗词研究的陈祖美先生领衔主编,同时特邀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黄世中先生、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陶文鹏、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胡可先先生等10位相关领域的研究专家担任各卷编撰者。 李白、杜甫、李商隐、杜牧、苏轼、柳永、陆游、辛弃疾……这些天才诗人,不断地把诗词艺术推向高峰,向汉语贡献了优雅、诗意、富于表现力的语言,成为民族语言积淀的一部分。 这得追溯到1998年的国庆佳节前夕。那是一个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的金秋时节,四五十位专家学者从四面八方来到河南——唐代诗人李商隐的家乡,出席李商隐学术研究会第四届年会。由于东道主把此事作为一种文化建设对待,更由于成果斐然的诸位李商隐研究专家的莅临,此次年会的成功和人们的热诚是不言而喻的。但作为本套丛书最初的编撰契机,却是出人意料的:由于对李商隐的全盘否定和极力攻伐所引发的一种枨触——那仿佛是一位挺面善的老人,他历数李商隐种种“罪愆”的具体词句一时想不起了,大意则说李商隐是“教唆犯”。他不但自己坚决不读李商隐,也严令其子女远离这个“教唆犯”,因此他的孩子都很有出息。听了这番话,有位大学女教师娓娓道出了她心目中的李商隐,而她的话代表了在座多数人的心声。不必再对那位老人反唇相讥,听了这位女教师的一席话,是非曲直更加泾渭分明。尽管这样,上述那种离奇的话,还是值得深思和认真对待的。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从公元第一个千年的中、后期到第二个千年的末期,在这一千三四百年的历史长河中,唐宋诗词作为人类精神文明的乳汁,她哺育和熏陶过多少人,她的魅力又使多少人为之倾倒,恐怕谁也无法数计。 黄世中 籍贯泉州,浙江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任温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谢灵运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副秘书长。主要论著有《古代诗人情感心态研究》《唐诗与道教》《与石居论集》《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文士失意与中国古典文学》《中国古典诗词:考证与解读》《李商隐传》(与人合撰),笺释文字有《李商隐无题诗集笺》,主编有“谢灵运研究丛书”等。 丛书的第一本是大李(白),其编撰者林东海先生,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沿着李白的足迹进行过考察。这对深入研究李白、了解其诗歌的写作背景及题旨等,洵为得天独厚之优势。20世纪80年代问世的《诗人李白》(日文版)及近期关于李白的新著,无不体现出林东海对这位“谪仙人”研究的深湛造诣。因而编撰“唐宋诗词名家精品类编”丛书中的李白集,对林东海来说是轻车熟路、手到擒来之事;而对读者来说,则将有幸读到一本质量上乘的好书! 活动方式为云钻刮券,每次刮券需要扣除200云钻。奖励分为无敌券和店铺云券两种,100%刮出无敌券,最低2元。店铺券由店铺提供,用户可以根据购物需求,在无敌券和店铺云券之间二选一。如因为网络、用户关闭等原因,造成页面关闭,导致用户没有或无法选择,系统将在5分钟内自动按照获得的无敌券面额发放到用户账户。 论者多首肯纪氏之说,以为《无题》诸诗应作具体分析。然落至具体诗篇,则仍多分歧。然解诗固不必绝求一律,只需言之成理,持之有据,不妨多解并存。可证以诗人生平行迹,知人论世,索隐本事;亦可就诗论诗,以意逆志,心体神味,发其幽微。诗歌意象之朦胧,其旨意固存多义。因读者、诠释者生活阅历、思想感情、审美情趣之差别,解读自然有异。即同为此人,不同情势,不同心境,其解读亦未必相同。或深解,或全面,或有所偏执,然从诠释学角度审视之,均有可供后人借鉴之处,均有其存在之合理性。西方文论家有云:诗之妙处在于猜测其含义。甚而以为诗里必须有谜(格兰吉斯《法国文学史》引马拉美语)。义山《无题》亦不妨作“诗谜”之类读。如此篇,作义山为一女郎写照,追叙其少年情事,当做代言体读,则未必有何寄托。至于此女郎为谁,是后来成为妻子之 王茂元女,抑或别一女子,诠释者有据,尽可以“猜”,可以索隐。无题 云钻刮券获得的有效期为:自获得之日起7天内有效(部分活动券可能存在不同有效期,具体详见“我的优惠券”内易购券有效期说明)。 人们所称“小李杜”中的小杜,指的是《樊川文集》的作者杜牧。关于杜牧诗歌的精品类编,之所以约请胡可先先生编撰,是因为早在他到南京师范大学做博士后之前的1993年,就已有专著《杜牧研究丛稿》出版,可谓对杜牧研究有素。同时,笔者自然也联想到曾经拜读过的胡可先的一系列功力颇深的论文。如他提供给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九届年会的关于“甘露之变”与晚唐文学的论文,其中既有惊心动魄之笔,亦有细致入微之文。特别是其中把“甘露之变”对文人心态的影响,以及晚唐诗歌之被目为“衰世之音”的原因所在,剖析得很有说服力。“甘露之变”时,杜牧刚过而立之年。稔悉这一政治和文学背景的胡可先,对杜牧诗歌进行注释和评点自然易近腠理,能于深邃之中探得其诗歌之内涵,弘扬其精华,同时也就消除了人们对杜牧的某种片面理解。 这套书自1998年陆续推出后,就广受欢迎,不断重印。如今,主编及各位研究专家又经过精心修订、勘误,反复吸纳热心人士的合理化建议,保证了这套书的高品质,使读者在获得知识的同时,获得阅读的快感、审美的享受。 为什么我们要读经典?因为经典是人类文化的精华。古人有云:取法乎上,仅得乎中。所以,我们要学习唐宋诗词,如果无暇翻阅《全唐诗》《全宋词》,那么这套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这套书体例明晰,选取精粹,注释翔实,点评精彩。既能够给读者以审美的享受和丰富的知识,也能够引领读者快捷进入诗词殿堂,得到纯正的文学熏陶。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这样的千古名句,已经稳定地活跃在汉语表达中,早已注入中国人的血液,无论走到哪里,都产生深深的共鸣。美的诗句不会死,一个生命体验过的诗意,千百年后将会在一个读者的阅读中重新飞翔。 三、四亦点化前人诗句。乐府西曲歌:“春蚕不应老,昼夜常怀丝(思)。”南齐王融云:“思君如明烛,中宵空自煎”,陈后主云:“思君如夜烛,垂泪著天明。”然皆未若义山“春蚕到死”“蜡炬成灰”来得沉痛执着。出句言“缘尽”,对句言“泪干”,而着眼则在“丝(思)不尽”“泪不干”,以抒发虽后会无期,而相思之情永在,离恨之苦难消;除非身死成灰,此情不泯。义山《暮秋独游曲江》云“深知身在情长在”,与此同一意绪,对生离死别寄托深刻之悲哀,而于人生“乐聚恨别”之情愫给予极高评价:为了欢聚,可以用生命去换取。此联为全诗之“秀句”,刘勰所谓“篇中之独拔者也”(《文心雕龙•隐秀》)。其意象蕴含之丰富情思常超越形象本身,成一极具哲理的警策之言。蘅塘退士孙洙评曰:“一息尚存,志不稍懈,可以言情,可以喻道。” 从编著者的组成来看,这套丛书最突出的特点是较多女性编著者的参与。人数虽然只有宋红、高利华、邓红梅、陈祖美四位,男女编著者的比例只是三比二,与“半边天”的比例还有些距离。但是请君试想:迄今为止,在有关古典文学作品的类似规模的丛书中,有哪一套书的女编著者或作者能占到这样大的比重?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编撰本丛书的初衷和着眼点,绝不是单纯地追求女作者的人头优势,主要还是在不抱任何性别偏见的前提下,使每位撰著者的才华和实力得以平等展现! 云钻刮券获得的无敌券可以购买大聚惠、抢购、团购、手机专享价,但不可购买闪拍、预售、S码、名品特卖、海外购、秒杀、虚拟产品、法律规定限制产品如一段奶粉(包括但不仅限列出的商品)等、云钻加钱兑及云钻全额兑。 ③“春风”句:满面春风,所谓春风面即喜气充溢而美容颜也。杜甫《明妃村》:“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月夜魂。”自,却。 此抒情主体应为诗人自己。首联为作者拟想之辞:所思女子定于深夜缝制凤尾纹之碧罗帐,其帐纱薄,散发绮罗香泽。此种多层复帐,唐人称“百子帐”,婚礼所用。而首句“罗”用“香”(相),次句用“缝”(逢),寄意显然。三、四回顾一匆匆相遇之情景,女子以团扇含羞半掩,而诗人车走雷声,欲语而未通,极似另首《无题》云:“白道萦回入暮霞,斑骓嘶断七香车。春风自共何人笑?枉破阳城十万家。”此《无题》亦男骑斑骓。又《对雪》云“肠断斑骓送陆郎”,合此商隐诗三次“斑骓”,抒情主体均为诗人自己。五、六转写相思无望,以灯暗和春尽作比。出句言无数夜晚,伴随残灭之灯花,孤寂难处。俗以灯花为吉兆,后常引申为男女喜事之预兆。杜甫《独酌成诗》:“灯花何太喜,酒绿正相亲。”《西厢记》五本一折:“昨夜灯花报,今朝喜鹊噪。”《红楼梦》二十八回:“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如今灯花烧残,则暗喻欢情难洽。对句云自春徂夏,绝无消息。“石榴红”即石榴花。“五月榴花红似火”,是春已尽也。孔绍安《石榴》诗云:“只因来时晚,花开不及春。”故“金烬暗”(灯灭)和“石榴红”(春尽)正隐喻相爱之无望。七、八反照三、四,言前回相遇匆匆,未能一诉衷怀,今我斑骓就在垂杨岸边。诗人搔首踟蹰,急切等待,忽作奇想:何处等来一阵西南好风,吹将汝来?姚培谦曰:“此咏所思之人,可思而不可见也。” ⑧“直道”二句:直道,就使、即使,假定之辞。清狂,不慧或白 痴,此引申为痴情。[点评] 李白、杜甫、李商隐……这些彪炳千秋、载入史册的伟大的诗人,向汉语贡献了优雅、诗意、富于表现力的语言,成为民族语言积淀的一部分。一代代优 秀语言的积淀,才有了《红楼梦》这样满口余香的鸿篇巨著出现。 如活动受政府机关指令需要停止举办的,或活动遭受严重网络攻击需暂停举办的,或者系统故障导致的其它意外问题,苏宁无需为此承担赔偿或者进行补偿。 王国钦,1961年生于豫东尉氏,笔名好雨、溱洧,号“知名斋主人”。1979—1983年就读于河南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中华诗词创新研究会执行会长,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理事,《天下诗林》主编。主编有“新纪元中华诗词艺术书库”六辑六十卷,出版有《知时斋丛稿•守望者说》《知时斋丛稿•歌吟之旅》等著作。以副编审供职于河南文艺出版社。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白居易描绘春日柳条迎风摇曳之态的名句,无形中似乎也道出了唐宋诗词千姿百态的风姿。从公元第一个千年的中后期到第二个千年的末期,在这一千三四百年的历史长河中,唐宋诗词作为人类精神文明的乳汁,她哺育和熏陶过多少人,她的魅力又使多少人为之倾倒,恐怕谁也无法数计。 原先没有想到的是,出版社嘱我担任整套丛书的主编并撰写总序。对此,我曾经再三谢辞。直到最后同意忝于此事,其间经历了一个不算短的过程,延缓了编撰时间,使出版社在策划之际尚得风气之先的这套丛书,耽搁了一段时间优势。为了顾及一定的时间效益,我于酷暑炎夏中攻苦食淡,最终亦可谓尽力而为了! 笔者臆断,此七香车内之女郎,当修道王屋玉阳山之女冠宋华阳,见拙作《十二城中锁彩蟾》(已收入《古代诗人情感心态研究》)。宋代晏几道《玉楼春》云:“斑骓路与阳台近,前度无题初借问。”所解亦当如斯。 高利华,女,1964年生于浙江绍兴,198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原杭州大学)中文系,1987年赴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硕士生课程,2001年在中国社科院文研所访学。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浙江之江诗社理事,绍兴文理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主要致力于古代诗歌的研究,曾在《文学遗产》 陶然,1971年生,江苏南京人。1999年毕业于浙江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浙江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诗学及宋元文学研究。出版有《金元词通论》等著作多部,另在《文学遗产》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 云钻刮券获得的不固定面值的券,会随机获得无敌券:2~2.2元、5元、10元、20元、50元的无敌券或不同面额的店铺云券。 每人每天参与刮券次数上限为3次。活动每日限量,如用户参与时已达到活动最高上限,则不能再继续参与,次日可以继续参与。 ⑤“重帏”二句:莫愁事屡见,比所思女子。此亦拟想之辞,言其重帏深下,惟于眠卧中思我耳。 ④“斑骓”二句:《易•坤》:“西南得朋,东北丧朋。”曹植《七哀》:“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西南好风谓知心人,或所恋女子。 宋 红 女,1957年生。198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原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出版有《先秦两汉诗卷》《中国古代诗歌精华》《宴饮诗》等作品选注,《日韩谢灵运研究论文编译》等译著,《谢灵运传》《白居易》等人物传记。另发表有《论象征型自然观》等论文,《黄庭坚诗及其研究在日本》等日本汉学评述文章,以及书评、旧体诗词若干。 在获取和使用券过程中,如果出现违规行为(如作弊领取、恶意套现、刷取信誉、虚假交易等),苏宁将取消用户的中奖资格,并有权撤销违规交易、收回易购券(含已使用的易购券及未使用的易购券),必要时追究法律责任。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乐APP下载